【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】手机端浏览器(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,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)
公告:撸大片备用地址请广大撸友及时更新收藏,爱收藏不迷路,撸大片永久地址(ldp11.com),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!!!

老婆的男人们第四卷02


  这是个炸弹啊,这哪里是个孩子。
  辛博琪捂着肚子,眼泪吧嗒吧嗒的掉着,跟金豆豆一样,噼里啪啦的,她害怕,浑身都冒着虚汗,她在心虚。以前她可以玩闹,可以云淡风轻,大家玩玩好聚好散的,可现在呢?她不能了,她再也不敢说跟谁玩玩,她恐怕以后都不能去泡美男,因为她有了孩子,有了这责任。
  这担子压下来,让她喘不过气来,她开始迷茫,开始后怕。她怕着孩子保不住,也怕这孩子生下来。谁的孩子?到底是谁的?她知道吗?那些男人知道吗?
  这个谜还可以藏八个月,可是八个月之后她怎么办?难道在孩子父亲的那一栏写上父不详?
  不管这个女人曾经多疯狂,不管这个女人曾经多狠毒,只要有了孩子,那就是一个彻底的蜕变。辛博琪也是一样,只是她还没发觉。
  你怎么了?哭什么?楚尘蹲下身来,看着她的眼泪哗啦哗啦的,她咬着嘴唇,委屈至极的样子,心骤然紧了一下,迟疑着伸出手,想要去拭干她的眼泪。
  辛博琪一扭头,躲开了他的手,手背胡乱的摸了两下眼泪,她哭什么,要哭也不是现在哭,以后有的是机会哭呢,现在得把这些眼泪留着!她得想辙,不能让这孩子牵着鼻子走。必须在这孩子出生之前,把以后的路都铺好。
  当然现在最好的是,这孩子是腾椿语的,毕竟他是正牌老公,可万一这不是腾椿语的孩子,她也能给自己留一条退路,不至于让辛家和腾家蒙羞。
  辛博琪镇定了一下心神,转而看向医生,请问,这孩子是谁的?哐当一声,医生的下巴很不雅观的掉了,惊得嘴巴可以放下两个鸡蛋,他吞了下口水然后说道:小姐,这恐怕只有你自己知道。辛博琪嘟囔了一句,废话,我要是知道这孩子是谁的,还用得着问你么!医生清了清喉咙,小姐,目前为止,我还不能帮您判断孩子是谁的。等孩子出生之后,我可以帮您判断。辛博琪瞪了他一眼,等孩子出生了,我还用得找你?!估计好几个人回去争着抢着做亲子鉴定!她欲哭无泪,复又抚摸上自己的肚子,孩子啊,你妈对不起你,你还没出生呢,就注定了你会受苦,那亲子鉴定疼不疼啊?孩子,你倒是告诉我,你是谁的种?
  这个小女人的一切反应,都让楚尘尽收眼底,怎么她连孩子是谁的都不知道吗?糊涂尘这个样子?还是说,她跟太多男人有关系,所以不知道这孩子是谁的?
  楚尘莫名心里有一团火,他很想去质问一下这女人,你到底跟多少个男人有一腿,可是这话到嘴边,他又不忍心开口,看她那个样子,你问她,能有什么结果呢?
  这一些,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?
  丝毫没有,他们如果不是因为叶迪斯,根本就是路人甲与路人乙,或许有一天相见,能够互相的看一眼,可是转念就会忘记。现在叶迪斯也走了,他跟她就再也没有关系,他在乎个什么劲儿!
  楚尘张了张嘴,终究是没问辛博琪什么,转而问了医生,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?我看她吐得很厉害,要不要吃点什么药?医生推了推眼镜,无奈的摇头:没办法,只能挺着,这是怀孕的基本现象,她害喜的时间早了点,以后多注意身体,营养要跟得上,千万不要做剧烈运动,一切小心。没什么比孩子更重要的了。对,没什么比孩子更重要的。这个孩子她一定要生下来,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,先生孩子要紧。可,她自己都没长大的样子,怎么给别人当妈呢?
  没事了我送你回去。楚尘想去扶她,又被她给躲过去了。
  不用了,我自己可以回去。今天谢谢你。
  楚尘的火气唰就起来了,他有那可怕,需要像躲瘟疫一样的躲着他,你在害怕什么?!你以为我会对你怎么样吗?还真以为你跟天仙似的!男人都得围着你转!我今天就要送你回去了!不同不同意我都会送你回去。你这人真奇怪,你喜欢送就送,耽误了你做生意我可不负责。辛博琪嘟着嘴走在前面,楚尘一声不响的跟着。
  司机已经处理好了刚才刮车的事件,来这里等着送老板去机场。
  去富源华城。
  什么?老板,不是去机场吗?
  楚尘瞪了他一眼,叫你去你就去!
  是!
  慢点开,开得稳一些。楚尘又嘱咐了一句,然后打开笔记本,开始浏览网页。
  辛博琪靠在车座上,眼睛望着窗外,其实她什么都没有再看,思绪游走着。
  说不想,可她怎么能不想呢?那孩子到底是谁的?两个月前,貌似有一天腾椿语早上回来过,他们两个貌似是做爱了,然后是下午,去跟隋翌和景阳吃饭,再然后她喝醉了,强了隋翌。等到晚上的时候,她又跟雷晓在一起了。


  要命!难怪那天她有种不祥的预感,不是自己会从与过度而死,而是怀孕?
  是那天吗?不是的,肯定不是,哪会有那么巧呢,她还没那么倒霉。中国这一夫一妻制,还真是正确。
  停车。楚尘扭头看她,跟我来一下。
  干什么?
  你先下车就知道了。
  辛博琪半推半就的跟着他下车,与楚尘保持了一段的距离,默默地跟着他。
  楚尘不禁觉得好笑,这女人现在小心翼翼的了,原来胆子不是很大么!
  欢迎光临!导购小姐笑容可掬的站在他们的面前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的吗?楚尘扫了一眼店铺,顺手拿过一双平跟鞋子,这鞋防滑吗?是的先生,这鞋子的鞋底是特殊材料制成,很柔软,穿上十分舒适,鞋的面料也采用透气材料。导购小姐喋喋不休的介绍着她的商品,楚尘在一旁听着,间或插上一两句。
  啊?辛博琪诧异。
  导购小姐瞄了一眼辛博琪的脚,直接拿了一双鞋子给楚尘,这位小姐是二十三号码。楚尘也瞄了一眼她的脚,36的脚?这么小!坐下。干什么?她迟疑着不肯坐下。
  孕妇怎么能穿高跟鞋呢,对孩子不好,快坐下。他的声音一出来,竟然出奇的温柔,好似能融化一江春水,听得周围的店员心花怒放的,纷纷羡慕那个女人,能有个这么温柔体贴的老公。
  辛博琪坐了下来,楚尘也跟着蹲下来,抓过她的脚,就来给她脱鞋。
  不用,我自己来。辛博琪去拉他的手。
  别动。他执意为她换好了鞋子,抬起头来看着她微笑,走几步试试舒服吗?不舒服的话,再换一双。谢谢。她走了几步确实比她的那双高跟鞋要舒服多了,脚被释放了一样。
  楚尘失笑,你今天很喜欢说谢谢,这可不像你啊辛博琪,你对我不是恨得牙痒痒么!说完他就后悔,为什么说这样的话,明明不是这么想的。
  辛博琪白了他一眼,你知道我讨厌你,还出现在我面前?你这不是在膈应我呢么!我膈应你?我有那么闲心?不识好人心!你说谁是狗?说谁谁知道!你换好了没,好了就走,赶紧送你回去,我还有事儿呢!就不应该帮她,不应该对她好!
  回到车上,再次一言不发。沉默的只听得到楚尘敲键盘的声音,他偶尔喝一口红酒,想吸烟眼角扫见了辛博琪,就抑制住了。
  我不送你上去了,自己小心。
  嗯。辛博琪推开车门,刚要下车,似乎想到了什么,又折了回来,楚尘,可不可以拜托你,不要告诉别人,我怀孕的消息?楚尘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,你打算这么瞒着?不是瞒着,是暂时不说,我要好好想想。那好,我给你保密,自己注意身体,有需要的话,打给我。谢谢你,其实你这人就是嘴巴损了点,人还不坏。楚尘哭笑不得的,你这是夸我呢?嗯,当然是夸你呢!再见。辛博琪关上车门,楚尘的视线跟随着她,那女人竟然还嗯,她这明明就是损他!
  辛博琪回到家里,腾椿语已经做好饭在等她了,见她回来连忙迎出来,老婆你回来,饿了没?来吃饭吧。你今天下班很早。辛博琪淡淡的笑着,她没什么胃口,下午吐得胃到现在还难受。
  回来陪你么。腾椿语拉着她去餐厅,都是你喜欢吃的。她意兴阑珊,别忙了,我不想吃,不饿。怎么了?你病了?没有,读书太累了,我想睡一会儿。腾椿语呵呵的笑了,跟你说了,随便看看就好,考试的事情你不用担心。我坚决不作弊!我都会的,不用你给我作弊!你别瞎弄知道吗?!她板着脸,诚信考试,这些人都不懂吗?
  腾椿语不再跟她犟,好,你说怎么,咱就怎么好不好。那我去睡了。辛博琪进房间,随便换了件衣服就躺下,闭上眼睛闷在被子里,腾椿语进来过几次,她都知道,可硬是没睁眼睛看他,其实她是在装睡,她需要好好的想想,这孩子该怎么处理。


上一撸:人妻调教之前後



下一撸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