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】手机端浏览器(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,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)
公告: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撸友及时更新收藏,爱收藏不迷路,大白兔永久地址(httpS://DBT11.com),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!!!

【乡村妇科诊所男医生的工作日志】第十二篇


今天早上在门口看到乐乐妈骑着自行车经过,连忙问道:「喂,乐乐妈啊,他姨娘怎么没来检查啊?」
  乐乐妈停下车子,单脚支地,笑了笑道:「她说感觉已经好些了,过几天看看,如果有不舒服再来检查。」
  「那怎么行呢,万一她这个炎症有什么变化,那就错过最佳治疗期了,你叫她赶紧来复检。」
  「好吧,我待会回家和她说说。」
  「怎么,她今天没上班啊?」
  「嗯,最近她们厂子里活很少,经常休息。」
  「这样啊……」
  「嗯,我还有事,先走啦!」
  乐乐姨娘和李寡妇是在同一个厂子的,现在厂子没活干了,那么她们两个都处于半失业状态了吧。乐乐姨娘倒还好,一个大姑娘,应该没什么压力。李寡妇就不同,虽然公婆都还能动弹,也只是种些田地,家里直接收入就是李寡妇每个月的工资,我心里不禁替她着急起来。
  关上大门,来到李寡妇家,她正坐在院子里洗衣服。看到我进来就问道:
  「一航来啦,有什么事吗?」
  「听说你今天没上班,过来看看。」
  李寡妇洗衣服用的是一个大木盆,里面放一块搓衣板,弯腰搓衣服的时候很自然地就叉开两腿,她今天穿着那条她平时最爱穿的湖蓝色裹身连衣裙,没有穿丝袜,我站在她前面能看到她上下都走光了,一大片胸口肉露了出来,虽然戴了胸罩,但随着弯身搓衣服的动作,两只水嫩的大奶不停地晃动着。胯下米白色底裤撑得鼓鼓的,阴沟轮廓清晰,看样子应该没垫卫生巾,李寡妇的内裤一向比较保守,一般都是那种包裹面积很大的高腰三角裤,所以看不到她腿间有毛露出。
  之前给她做检查,都是直接脱光光,现在看她私处若隐若现的样子也蛮刺激。
  「你听哪个说的啊?」李寡妇继续搓着衣服,头也不抬地问道。
  「乐乐姨娘没上班,听说你们厂子没什么活干了,是不是啊?」「唉,老板接不到活,我们就只好放假了。」
  「你们老板真没用啊!我看其他几个厂子都还做得好好的嘛。」「我哪知道,烦都烦死了。」
  「有什么好烦的,换个厂子不就行了?」
  「你说得倒是轻巧,早就托人去问过了,都说暂时不招人。」她看了看我,有些疑惑地道:「哎!你怎么对我上班的事情这么上心?有什么门路介绍?」「我三舅家接了一些活,就是缝足球,缝好一个4块钱,你要不要做?可以带到自己家里来做的。」
  「缝足球?这活以前我可没做过。」
  「很简单的,看着人家做过一个就知道了。」
  「这一天能做几个啊?」
  「听舅妈说,手脚利索点的一天能做五六个吧。」「一个四块,那一天才二十几块。」
  「跟你上班肯定没法比,但现在不是闲着嘛,多少也能赚些,还可以叫你婆婆一起做的,即使你正常上班,晚上回家还可以赚点外快。」「那带到家里来做,要不要先把材料买过来?」「那肯定啊,不过我可以给你做担保,这样就不用垫钱。」「这么好?」她一个狐疑的眼神瞟过来。
  「李姐,你又来了,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?」「还真不知道。」李寡妇定睛看着我,缓缓摇了摇头。
  看到她那狐疑的眼神,我很不爽,有些气恼地问道:「那你说我图你什么了?」李寡妇嘴角浮现出一抹坏笑,「嘿嘿,生气啦?和你闹着玩呢,看不出来吗。」「我说李姐啊,你这都一把年纪了,怎么还跟个小姑娘似的爱作弄人啊?」我嘴里在埋怨着她,心里却在恨自己沉不住气,这么容易就被她耍着玩。
  「好啦好啦,你帮我介绍活干,还要帮我担保,那我该怎么谢你呢。」「这都乡里乡亲的,帮忙是应该的,再说你还要到我那花钱看病……」「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!怕我没钱看病才是真,放心吧,该花的钱我不会省的。」
  「好啦,我说不过你,反正你想要干这个活就来找我,你先考虑下。」跟她扯皮我还真不是对手,顾不得继续偷窥就准备落跑。
  「哎哎!你急着上哪去,先别走。」李寡妇叫住了我。
  「还有其他事?」
  「什么其他事,就这个事!我每天在家坐着还能考虑什么呀,当然要做,你什么时候有空就带我去你舅舅家看看。」
  「我现在就有空。」
  三舅家离这比较远,我骑着电瓶车载着李寡妇,李寡妇分腿骑坐在我后面,她这时倒是矜持起来,双手扶着后车架,身体微微后仰,使两人身体保持着一道间隙。她穿着裙子双腿不好分得太开,两只大腿就贴着我的两胯。


  路上,我就起了坏心思,故意开得很快,碰到坑坑洼洼的地方就骤然减速,背脊可以感受到两只水嫩肉球的撞击。
  「你开得慢一点,这样很危险。」李寡妇终于忍不住出声道。
  「这样已经算慢了,我一个人骑的时候简直要飞起来。」我这个电动车功率比较大,一个人骑可以开到60码,现在的车速是45码左右。
  「反正你别把我摔着,否则你就惨了,我家三口人都要归你养活。」「就我这技术,哪能摔着了,你就放120个心吧。」没想到这话放出去不久,就真的摔着了,在一个转弯处,柏油路面上有些沙石,失去重心后就侧倒了,好在当时速度不快,两个人都没事。李寡妇却吓得花容失色,起来后坚持要让她来开,我就坐在后面,双手环住了她的腰肢,感受着薄裙里面的软肉。
  「手放到后面去!」李寡妇拍拍我的手背。
  「不行,我怕你待会故意摔我,抱着你才有安全感。」「这样不好。」
  「怎么啦,你都可以做我妈了,还要避嫌啊?」手上传来一阵剧痛,李寡妇掐了我一下,我报复性地在她腰上软肉捏了一把。
  李寡妇「啊」的尖叫了一声后再也不敢弄我,这时已经过了好几个村了,路上的人也都不认识。
  「李姐,你身材好好噢!」我环着她的腰肢,忍不住就夸了她一句。
  「你别和我说话,我要专心开车。」
  「你这也太慢了吧,30码都不到。」
  「安全第一!」
  一路小心地到了三舅家,他家里正坐着十几号妇女,大家都在比赛似的干活,牵着尼龙线的大铁针不停地挥舞着,这都是计件的,大家自然就不会偷懒。做足球其实很简单,从厂家拿来印有格纹的六边形复合皮,还有胆囊,这边主要就是缝制,坐着用膝盖抵住一个三角夹板将两片皮的边缘对准夹紧,然后用锥子扎小孔,继而两根大铁针牵着尼龙线来回对穿而过,需要注意的就是格纹要对好,然后在快收口的时候放入胆囊就行。
  就这样,李寡妇成为我三舅的剥削对象之一。听三舅说,他收厂家是5元钱一个,散发给村里人做是4元一个,相当于每做一个他抽取一元。其实足球厂的量不是非常大,他们村里人就能完成,一般不发外村,只是因为我带李寡妇过去的,所以才分到一些。对此,李寡妇自然是心怀感激。
  回到村里的时候碰到乐乐姨娘了,她今天穿了一条蓬松的纱裙,感觉有了些女人味。
  「你们从哪回来啊?」乐乐姨娘主动向我们打招呼道。
  「我从一航舅舅家找了点活干,缝足球,你反正也没事,要不要一起做啊。」李寡妇接话道。
  「哎,你怎么没来检查啊?」我插话问道。
  「缝足球啊,这个我会啊,以前做过。」乐乐姨娘一边向李寡妇说着,一边向我挤眼,大概是让我不要说检查的事情。
  我假装不懂,继续问道:「等一下就检查吧,你这情况挺复杂的,时间过了那么久也不知道怎么样了。」
  「倩啊,你怎么啦?」李寡妇问道。
  女人都是八卦的,自己的事情不想被别人知道,对别人的事情又充满了好奇心。我不理会乐乐姨娘要杀人的眼神,继续道:「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你们得的是同一个毛病。」
  这回轮到李寡妇脸红了,我们两个还在电瓶车上没下来,李寡妇在前我在后,她不动声色地伸出手来在我右腿上使劲拧了一把,我在李寡妇这里是签过保密协议的,答应不跟别人说,结果还是说了出来。
  「哎哟喂!你拧我干啥啊。」我夸张地大叫一声。
  场面有些尴尬,三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,我连忙跳下车来逃之夭夭。
  晚上,李寡妇把我的电瓶车送回来,抓住我又是一顿狠掐。
  「叫你不要说,你偏说,你再和别人说,我真的要对你不客气了。」「唉,我这是想着你们两个都是女人,又是一个毛病,所以才说的,你放心好了,她不会乱说的。」
  「我现在就是对你不放心!」她恨得牙痒痒,过了会又八卦地问道:「她也是尿道炎?」
  「嗯,其实她比你还复杂一点,还有阴道炎症。」「那她现在怎么样了?」
  「这我就不知道了,上次来检查已经有很多天了。」「村里还有谁得过这个毛病啊?」
  「这可多了,其他人我就不告诉你了。」我随口就瞎掰道,其实到目前为止,村里就只有她和乐乐姨娘来过。
  李寡妇对我这句话还是比较相信的,看我的眼神都变得复杂起来。


  「反正你以后都不能和别人说我的事情,即使她和我得了同一个毛病也不能说。」
  「好啦,我不会说啦。现在给你检查一下吧。」「我今天还没洗澡。」
  「没事的,检查一下吧。」
  她今天没穿丝袜,翻上裙子,脱下内裤,躺倒后敞开双腿,露出腿间狂野丛林。她没有洗澡,我就用镊子夹着棉花团沾酒精给她清理外阴,她月经已经干净了,但是外阴分泌物还是挺多,白色棉花球很快就染成了黄色,换了一团棉花给她清理会阴及肛门,很快变青褐色了。
  「早上大便了?」
  「嗯。」
  「昨晚吃什么了。」
  「蔴糍。」
  「青蔴糍?」
  「你怎么知道?」
  「你自己看喏!早上没擦干净。」我挑着脏兮兮的棉花团给她看。
  她脸色一红,没说话。
  「如果你不嫌麻烦的话,每次大便后最好用湿布去擦,这样会很干净。能有效防止很多病菌感染。」
  拨开阴毛,翻开大小阴唇,看到里面的尿道口还有些红肿,但是没有分泌物。
  「刚刚小便过吗?」
  「嗯,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拉过了。」
  「多少时间小便一次。」
  「一般两个钟头左右一次。」
  「痛不痛。」
  「嗯。」
  「最近多喝点水,一天要喝两热水瓶才行。」
  「嗯。」
  「我看了一下,保持得还不错,没有其他感染,继续吃药,现在给你灌肠吧。」「能不能不灌了?」她小声说道。
  「怎么了?」
  「第一次灌了之后,肚子不是很舒服。」
  「那当时怎么不说?」
  「也还好,可以忍,就是有一点不舒服。」
  「这个是正常的,你是不是心疼钱啊?我给你优惠吧,5元一次。」「不是钱的事情。」
  「那是为什么?」
  「就觉得不好,反正我不想灌了,可以吗?」
  「这个你自己决定了就好,我只想说灌肠有助于治疗。」「没事,吃药就可以了。」
  「那好吧。」
  李寡妇不想灌肠了,她这个病估计会好得很快,以后接触她的机会可能会很少,心里有些失落。


上一撸:结婚八年的少妇迷情



下一撸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