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】手机端浏览器(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,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)
公告:撸大片备用地址请广大撸友及时更新收藏,爱收藏不迷路,撸大片永久地址(ldp11.com),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!!!

失身空姐的自白(序章)


好像所有的故事开头,总是会从一段梦开始的。
  一片黑暗之中,一张熟悉的脸,一段熟悉的话语。
  「你喜欢我送你的花吗?」
  「喜欢。」
  「那就好。本来我还担心你不喜欢白色的玫瑰呢。」「不,只要是你送的,什么东西我都喜欢。」
  「亲爱的你真漂亮——不好!」
  「砰!」
  一声巨响,一片耀眼的白光。
  「啊!」
  一声惊呼,我忽的一下床上惊坐了起来。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感受着胸膛里那剧烈的心跳,我知道,我又做那个梦了。
  回头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,荧光指针恰好指向了凌晨五点正。
  我擦了一把额头的细汗,自嘲的苦笑了一声:「苏素婷啊苏素婷,你还是忘不了他吗?」
  路灯黄橙橙的光芒照耀着灰白的水泥路面,和四周黑洞洞的窗口,窗外依然是我熟悉的景色,依旧是我熟悉的黑暗。天地之间就像只有我一个人活着一样,无际的黑暗和空寂包围着我,让我无法逃避。
  叹了一口气,我翻身下床,穿上冰冷的拖鞋,无力的踏着熟悉的步伐。左手在门口旁摸索了一下,按下冰冷的开关,房间一片大亮。我眯着双眼注视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,这个时候,只有这一根散发着白色光芒的管状物,才能给恐慌的我些许安慰。
  我叫苏素婷,今年29岁,已婚,S 市人,正在某航空公司担任空乘服务员,目前居住在位于A 市的郊区地带,已经快2 年了。
  梦中的那个「他」,是我的亡夫陆余,一个善解人意的男人。不丑不帅,但是对我特别温柔,我跟他在一起,总是会感受到来自他那如同太阳一般的光芒,驱散我所有的不安。我一直觉得只要跟他在一起,过怎么样的日子都无所谓,因为他爱着我,我也爱着他。
  就是这么一轮我生命中耀眼的太阳,却在半年前的一声巨响之中,轰然陨落。
  我的黑色噩梦,也从那一天开始,如同不停倒带的磁带一般,开始了无止境的循环播放。
  那是半年前的情人节夜晚,到处都是粉红色的灯光,很冷,但是很浪漫。那时的他,正开着车,载着我,在一个红绿灯路口。
  我坐在温暖的车中,正对着手中的那一大捧白色玫瑰傻笑。半个小时之前,他在餐厅中,如同变魔术一般突然变出来,单膝跪地,对着整个餐厅大声的说着对我的爱意。那个时候的我,一脸眼泪,幸福地笑得像个傻逼。
  他专注的看着前方车流繁乱的路口,轻声对着我说:「亲爱的,今天给你的惊喜满意吗?」
  我噘了噘嘴,故意对着窗边哼了一下:「哼!你还说!当初是谁骗我说晚上要加班来不了啊?」
  他呵呵的傻笑了几声:「嘿嘿,婷婷,我这不是想给你情人节的意外惊喜嘛。
  陆娘娘,小的知错,请娘娘原谅小的吧。」
  这些话听得心里甜甜的。看着他的脸,我清了清喉咙,拿起了架子:「那……好吧!哀家原谅你了!」
  他转过头,如同夜空繁星一般的双眼看着我,温柔的说:「你喜欢我送你的花吗」
  那温柔的目光如同火焰,炙热得我无法直视,脸颊如同火烧一样,让我无法直视。我慌乱的看着前方,轻声地说:「喜欢。」此时,路口左转的红灯正好变成了绿灯,车流也开始动了。
  他的声音依旧温柔:「那就好。本来我还担心你不喜欢白色的玫瑰呢。」我低下头,看着手中的洁白玫瑰:「不,只要是你送的,什么东西我都喜欢。」他继续傻笑着,转过头看了我一眼:「亲爱的你真漂亮……」这时,车窗外突然一片耀眼白光。
  时间在那一刻仿佛变慢了无数倍,他那渐渐恐慌的脸在我眼中变成了慢动作。
  我清楚的看着他的手紧握着方向盘,平时的声音如同被拉长了一般撕裂着我的耳膜:「——不——好」
  「砰!」
 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,随之而来的是天翻地转。一股大力将横向我猛推了一下弹了回来。由于惯性,我的脑袋重重的磕在了玻璃上。一阵剧痛过后,我的意识逐渐消失,然后,坠入黑暗。
  第二日,A 市新闻晨报滚动播报:「A 市情人节之夜发生重大交通事故,造成3 死12伤。」、「渣土车司机醉酒酿惨案,情人节情人阴阳两相隔」、「渣土车司机轻伤已被刑拘,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」。
  一阵冷风吹来,把我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。我紧了紧睡衣,看着镜中额头那隐藏在发间的伤疤,和深深的黑眼圈,一时间思绪万千:「如果他现在活着,我们现在会是多么的幸福啊……」


  但我知道那仅仅只是奢望,他已然不在,我已经习惯了没有他的生活。闭上眼摇了摇头,将所有的思绪化成一口浊气,呼出了胸膛。看着窗外那渐渐发白的天光,习惯性地放下回忆,我开始了又一天的生活。
  沿着走过千百遍的路线,我准时抵达了航空公司的员工更衣室,准备开始新一天的工作。
  当我面对着衣柜脱下外衣,正准备换上工作用的职业空姐服时,一双冰冷的手突然伸进了我的胸罩,抓着我那包裹在内的乳房,吓了我一大跳。一声明显故意低沉的女声从我背后响起:「小素婷~ 猜猜我是谁?」。
  听到这个声音,我噗嗤一声笑了起来:「别玩了花姐,要上班了。」在公司里,我的朋友不少,闺蜜不多,其中能称得上知己的就只有花姐一个。
  也就只有她,才会熟到这么跟我开玩笑。
  花姐名叫花箬箬,比我大6 岁,是航空公司的少数几个女乘务长之一。性格开朗,喜好交际,擅长看穿一切男人的本质,一双狐狸眼加上烈焰红唇,天生女王气场曾让无数男士都跪在她的吊带袜下,是个很强势的女人。
  其实我跟她的关系一开始也不是那么好,两年前我刚来这个公司的时候,我跟她甚至互相看不顺眼。甚至变成了竞争对手。直到半年前的事故发生之后,不知道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她,居然是第一个来医院探望我的人,还陪着我直到我出院,让我很是惊讶和感动。之后她也一直给我工作到生活上的帮助,从此我们就从朋友到闺蜜,最后变成了知己。
  花姐恢复本色,趴在了我背上,双手抽了出来,在我面前作势在空气里抓了一抓:「哎哟,几天没见,小素婷你那里又大了一点啦。」我笑着打掉了她的手:「花姐别闹了,我都几年没长了,倒是你身材比我还好呢。」
  花姐站在我身边,拉开了隔壁的衣柜,脱下上衣,低头看了一眼黑蕾丝胸罩:「唉,都快下垂了还好?没这东西托着我还不如你的挺呢。」正在扣空姐服扣子的我,笑着对花姐说:「至少比我大啊!」「要你贫嘴!」
  来到更衣室的同事越来越多,我们就这么嘻嘻哈哈的互相打闹,一起换上了职业装。
  临出发之前,花姐一脸神秘的对我说:「哎,小素婷,我听说你值班的那架飞机副驾驶是梁胖子。」
  我正在绑着领结,闻言吃了一惊:「他不是因为猥亵莉莉被调出去了吗?怎么回来了?」
  花姐一脸鄙视的比了个中指,玫瑰色的指甲油闪闪发亮:「谁知道?要么靠关系要么洗心革面了,我还是更愿意相信前面。反正以前他这个人就好色,整个公司的妹子没有不被他YY过的。总之,你跟他在一起小心点,知道吗。」我认真的点了点头:「知道了,花姐,谢谢你。」花姐帮我拉好了领结,一脸如释重负的呼了一口气,点了点头,拖着行李箱帅气的一个转身,走向了她值班的飞机。我目送花姐走远,消失在视角之后,才拖着属于我的白色行李箱,开始了我的工作。
  在机舱里,我果然遇到了梁胖子。标志性的地中海发型让我一眼就认出了他。
  他的一双小眼睛埋在了一脸肥肉之中,路过每个空姐身边的时候,就如同见到了老鼠的贼猫一样,把空姐服之下的身材从上到下扫了好几遍,路过我的时候,甚至可以看到他眼中散发出如同灾民见到粮食一样的光芒,让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。一身五花肉将一身机长装绷得紧紧的,脸上堆着自以为是最正派的笑容,却隐约让人作呕。
  说实话我宁可面对一群男乘客的色狼式凝视,也不想面对梁胖子如同用眼睛脱衣服一样的视奸。即使是如此,作为空姐的职业素养,让我挤出了几分笑脸对着梁胖子示意了一下。毕竟与他相会是在机舱之中,在乘客面前保持空姐的良好形象是必要的,这也是航空公司的行规。
  幸好,在忍受了一整天男乘客们炽热的视线侵略之后,我还是平安的完成了一天的工作,梁胖子甚至没有找骚扰任何空姐,老实得让我感到惊讶,就连花姐在知道这件事之后也大呼不可思议。
  忙碌完一天的工作之后,夜幕已深邃。下班时赶上的末班车,让我得以顺利回到我那个住了快2 年的冷清的家。
  「咣当」的一声关上铁门,我开始脱起了衣服,解下所有的束缚,一路脱到了卫生间,正好赤溜溜的站在了莲蓬头下面。淅沥沥的热水,流过我所有的肌肤,沿着发丝滴滴答答的滴在了陶瓷地板上,温暖地冲刷掉了一整天工作带来的疲惫。


  站在镜子前,双手揉了揉因为微笑而酸痛的脸颊,我看着水雾升腾的镜子中越来越模糊的自己发起了呆。也不知道自己洗了多久,直到感觉莲蓬头流出的水温开始降低之时,我才裹着浴巾回到了卧室。
  电风吹「嗡嗡」的叫着,声音在空荡的房中分外响亮,鼓出的热空气将我发丝中的水分蒸发。一边吹着头发,一边对着梳妆台上他的照片,默念着今天一整天的喜怒哀乐,这是我在他走之后养成的习惯,虽然花姐说这个习惯是不必要的。
  突然,两声「叮咚!」的门铃打断了我和「他」的交流。我拔下了电风吹的插头,拿起睡衣将浴巾下的肉体包裹了起来,快步走向大门。
  「请问是谁啊?」说着,我拉开了门上的猫眼,好奇的看着门外的一切。
  「你好,我们是新搬来隔壁的,这次是来认识一下新邻居唷!」门外的女声穿透铁门传到了我的耳中。通过猫眼,我看到了门外一高一矮的两个人影,还有对面那大开的房门。
  我合上猫眼,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铁门,两道人影的面容在房内灯光的照射下更加清晰。
  那个矮矮的女孩子笑着伸出了她的手,点了下头:「你好,我先自我介绍一下。我叫冯君,他叫高淳,是我男朋友。今天上午刚刚搬到这里来,以后就是你的邻居啦,请多多指教!」
  我也伸出手,握了一下,笑着回了一句:「你好。」借着灯光,我打量了一下两人。右边那个女孩比我略矮一些,皮肤白中透粉,巴掌脸,大眼睛,鼻子有点挺,笑起来一口白牙很招人喜欢。初看虽然不太惊艳,但是越看越有味道。身材娇小,就连伸出的小手也显得玲珑可爱,让人很有保护欲。
  左边的那个男子一头中长发,向后梳成了一个背头。浓眉大眼,长相显得很阳光。皮肤略黑,肌肉坚实,一看就是经常在外面运动的人。在我打量他的时候,发现他眼露精光,一直在我睡衣露出的胸和脸上来回游动,让我很是不舒服。我稍稍皱了皱眉,并未说话。
  那个女孩子沿着我的视线,也发现了男朋友的不对,笑容瞬间变成了怒容,右手在他腰际掐了一把,疼的他叫了出来。
  一声满含怒意的娇喝瞬间响彻了整个楼层:「好你个高淳!有我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你居然还敢看别人!你不想活啦?!」
  那个叫高淳的一脸委屈的看着何君:「我,我就看了一点点而已。」何君怒气冲冲的对着高淳的胸戳了好几个指头:「我打死你个猪头!!一点点也不行!!你的眼里必须只能有我!!听明白了吗!!跟我回去!!」何君骂过之后瞬间变脸,对着我歉意的笑了笑,就拉着一脸委屈的高淳走回了对面的房门。「哐当」一声巨响响彻天际。
  我愕然的看着对面小情侣演的好戏,片刻之后,关上房门回房间继续吹头发。
  一切就绪之后,我裹着睡衣爬上了床,翻出床头的一瓶安眠药,习惯性的颠出了几颗吞了下去。听着隔壁传来何君对高淳大吼大叫的细微响声,我苦笑的摇了摇头,在枕头上闭上了双眼。
  在我失去意识之前,我所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。
  「……你丫是不是想上那个寡妇?!」
  【待续】


上一撸:农村的偷奸孕事2



下一撸: